打造你的自动化营销系统

心理咨询案例:怎样界定别人对自己的入侵?

来访者:我想问,怎样界定别人对自己边界的入侵

咨询师:哦,你经常感觉被侵犯?

来访者:是呢

来访者:很敏感

咨询师:随便举个常见的例子

来访者:遇到贴标啥签和评判,我就会想怼

咨询师:先划个区域吧。家,单位,伴侣,陌生人

来访者:比如,我在团体里,有个同学说:你刚才说的话就比较落地了,还比如有同学说:你是安全感不足

咨询师:哪个区域频发问题

来访者:我在团体里特别敏感

咨询师:你会因为这种评判而生气?

来访者:工作关系上,我会相对平和

来访者:对,这样的评判让我很不舒服

咨询师:这两者都是某种“团体”,区别在哪里

来访者:我直接就撕了

来访者:团体是我觉得可以自我探索的地方,我可以更真实

来访者:工作关系,我自己像是符号

咨询师:你默认为“观念”更真实?

咨询师:你的观念,更代表你“自己”?

来访者:“观念”?

咨询师:就是你的价值观——团体一般没有利益纠葛,是价值观之间的互动

来访者:我认为我更了解我自己,他们的评说是不懂我

来访者:我被误解

咨询师:嗯,那么你觉得,别人不可以评说你吗?

来访者:是,团体是观念和价值观,更生层的探索

来访者:理论上说别人怎么做,我无法控制

来访者:但是我可以反抗

咨询师:我们先聚焦在“可不可以”,在你默认值里,别人是不可以随便评价你的吗?

来访者:对,我内心是觉得不可以,他们不能代表我

咨询师:明白。那我们深入探讨一下这个“不可以”先。为什么不可以?

来访者:我害怕被误解,害怕他们看不到真实的我

咨询师:你的害怕,是感受,但“不可以”是规则,你怎么把感受变成普世规则呢?

来访者:我竖起围墙

咨询师:就是不断宣称“不可以”?

来访者:在团体里我竖起围墙

来访者:在工作关系里,我选择把我的不同意见说出来

来访者:对

咨询师:嗯,通过宣称,宣告,以及激烈反应,达到“不可以”的规则建立?

来访者:嗯

咨询师:画面就是,随便谁戳你一下,就激烈扭动,撕咬给他看?

来访者:激烈反应很形象

咨询师:这让你想起什么样的小动物?

来访者:我目前就是撕咬

来访者:我想的是狮子

咨询师:狮子都是懒洋洋的,真的靠近了一口咬下去,才不啰嗦

来访者:但是没有咬到致命要害

咨询师:你那顶多是龇牙咧嘴

来访者:怎么联想到家犬

咨询师:还是小型的

咨询师:大狗一般都很平和

咨询师:泰迪呀,博美啊,都比较反应激烈一些

来访者:说的我现在越来越没底气了

咨询师:哈哈哈

咨询师:这才哪儿到哪儿啊

来访者:悲催

来访者:我不想成为家犬

咨询师:那换个角度呗,如果你是人,在靠近一条不断龇牙咧嘴的小狗时,想要示好,该怎么办?

来访者:我要做狮子

咨询师:狮子啊……有些金毛套上头套,还挺像狮子的

来访者:我想离开,不想靠近

咨询师:嗯,你也烦那些动不动就龇牙咧嘴的人吗?

来访者:团体里也有同学向我示好,我对她呲牙了

来访者:我也不喜欢

来访者:可我就这样做了

咨询师:嗯,我能理解,你无法分辨和确认他人背后的善意和恶意,索性一视同仁

来访者:嗯,看不到它们的区别,我就都拒之门外

咨询师:你被什么伤害过吗?

来访者:我像个初学的孩子,探索阶段

来访者:我想让我妈来背这个伤害的黑锅

咨询师:你妈说,我不背可以吗

来访者:我在她的指责和谩骂中浸泡太久

咨询师:嗯,所以形成了一套“反应机制”?

来访者:我自己也不想背

咨询师:锅好冤枉,谁都不要它

来访者:嗯,我在撕群待着,就更有底气了,竖起围墙

咨询师:那么,此时此刻呢,你在跟我说话的时候,有什么围墙?

来访者:我觉得你告诉我怎么分清楚入侵和无意的边界,我还是要靠自己去探索

咨询师:呵呵,你和我之间,有围墙吗?

来访者:我觉得你已经看到我的bug,而我自己还不知道,我很郁闷

来访者:我们之间没有围墙

咨询师:你和我之间,有围墙吗?

咨询师:为什么

来访者:我直觉你在空中鸟瞰一切

咨询师:好漂亮的形容,就是——围墙对鸟瞰的人不起作用?

来访者:围墙就不存在

来访者:我对你没有设防,我是愿意敞开的

咨询师:嗯,因为我们没有利益冲突,还是没有本质的观念冲突?才会导致你敞开

来访者:是的,观念没有冲突

来访者:这个最关键

咨询师:或者,我在你的围墙里面?

来访者:我也信任你

咨询师:那此刻我们不妨想象一下,我做什么,你会对我竖起围墙?

来访者:对我好有冲击的说法

咨询师:甚至是铁桶?

来访者:不,你不在围墙里面

咨询师:嗯,我们在逼近核心区域

来访者:我是我,你是你

来访者:你也有个边界

咨询师:嗯,没问题的。我们先聚焦在——我做什么,你会对我开始设防

来访者:你胡乱评判我的时候,我就要龇牙了

咨询师:什么是胡乱?

来访者:我有时候对团体老师也有攻击性,就是她们开始自以为是分析我的时候

咨询师:分析你,和自以为是的分析你,怎么区别?

来访者:自以为是:就是先有个预判,然后,使劲在我这里去验证,证明,你看,我是对的吧,你就是这样的

来访者:分析我,就是和我一起往里走,这个我可以接受

咨询师:嗯,我们在这里稍微确认一下。如果你的城墙有几道,第一道是不是需要你”主动邀请“?

咨询师:也就是说,如果你不主动邀请对方分析你,所有的分析都会被划归为敌意?

来访者:是的,我必须先邀请,先愿意打开门

来访者:就像你说的城堡

咨询师:所以,当别人没被邀请,就开始分析和评价你的时候,你一般会怎么说?

来访者:我会说,你说的不是我,我感觉到你的评判

咨询师:嗯,这个落点有点问题

咨询师:我们先解决技术问题

咨询师:这一道城墙,就像国境线,需要护照才能通行。所以落点是”我没有请你来说我“,而不是说的对与错

咨询师:你不需要验证对方的目的,对国情是否了解,你的落点应该是——我有没有邀请你

来访者:请尽量说你自己

咨询师:不,不要反击。

来访者:哦,这个好

咨询师:你是否明白,没有护照不能通行

来访者:我知道了

咨询师:我不论证你该不该闭关锁国,我只论证你第一道城墙的实质含义——非请莫入

咨询师:不要扯其他的

来访者:我对常常想伸手帮助同学的人,非常有攻击性

来访者:也许就是那个点,邀请

咨询师:不拿护照就想进入他国的,都会被海关拦在外面。但海关并不会羞辱他们

咨询师:你的第一道城墙,不应该有任何情绪

来访者:明白,我带入我自己的情绪,忘了第一道关口

咨询师:我帮你把几道关具象化

来访者:太好啦

咨询师:在泛泛之交的场合里,第一道关口是不带情绪的,比如”非请莫入“,不消耗任何内在情绪,它只是一个中立的规则,对任何人都适用。而你要做的,就是严格管理海关,禁止私下交易

咨询师:比如我,你原则上信任,但也需要用抢红包的方式来邀请我。

来访者:嗯,首先,我要发通行证,这个是第一关,

咨询师:然后我们进入第二关——特定区域。你到团体课堂去上课,其实已经给所有人发了护照,除非特别声明,所有人都默认为相互评判是成长的一部分。类似澡堂,你自己穿着全套衣服,那你去哪里干嘛?你是否分得出特定场域的开放度,需要一个共识?

咨询师:你在团体课堂上的别扭,就是穿着衣服在澡堂里的那种别扭——不是不可以,但要消耗大量的精力去自洽

来访者:是呢,可是我有个默认值,团体里,不是该:尽量只说“我”,表达“我”的感受吗?

咨询师:这就是你的误区了。澡堂里,你的默认值是穿着衣服?

咨询师:不允许别人看到你的观念的裸体,就是穿着衣服

来访者:好吧

咨询师:你真的明白了吗?你可以自己在家洗,但你要去公共浴室,就有一个约定俗成的暴露度

来访者:在澡堂里,其他同学大肆自以为是的评点我,我还是不舒服

咨询师:是啊,别人看你衣冠楚楚,也不舒服

来访者:我可以主动暴露,我告诉他们,我来就是探索我的暗黑面,攻击性

来访者:好吧,他们确实觉得我格格不入

咨询师:你还是没弄清”特定区域“这个概念——你在单位里,人人都穿衣服。现在你自己要去澡堂,你还穿着衣服,并要求大家视而不见,这就是你的问题了

咨询师:你可以去开个单间,找个老师给你搓澡

来访者:太可怕了

咨询师:哈哈哈哈

咨询师:如果老师衣冠楚楚地给你搓澡,是不是也很可怕

来访者:哈哈哈

来访者:画面很凌乱

来访者:我明白了,需要先适应自己的“裸体”

咨询师:所以第二个关,你现在明白了吗?既然你放人家进来,游客要干什么,你就不能过分管束。

咨询师:尤其在澡堂里

咨询师:但你还有第三关

来访者:嗯

来访者:压力很大

咨询师:第一关的城墙,是你把看着顺眼的人放进来。

咨询师:第二关,是他们在城市里随意活动,在一些特定的区域,做特定的事情。

咨询师:第三关,则是你的秘密基地

来访者:

来访者:不可以进

咨询师:这中间包含了,”你知道别人不知道“,”你不知道别人也不知道“的两部分

咨询师:呵呵,怎么这么敏感

咨询师:那我们先把第二关再扎实一些

来访者:秘密基地也要发通信证吗

来访者:嗯,好

咨询师:秘密基地很特别

咨询师:我先说第二关,然后我们重点落在第三关上。

来访者:第二关,就是我要坦然我的“裸体”,并且,容忍有观众指点

来访者:我也可以不带情绪的指点她们

咨询师:第二关里,你可以划分出不同的区域,比如游客经常要去的景点(你妈妈),或者餐厅(吃你的记忆,有麻辣口味的,有香草口味的),等等。他们可能会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,以及钱包和资源,随意的溜达

咨询师:也有游客根本不感兴趣,稍作停留就离开了。在留言本上写着:”好无聊的城市“

来访者:评判

咨询师:这些都是你需要接受的。会有局部的撕和投诉,但都在可控的范围里,也不伤筋动骨

来访者:嗯,这个我喜欢,至少我也可以做什么

咨询师:你不能要求所有被准入的人,都像朝圣一样尊重这个城,保证不丢瓜果壳

来访者:明白了,我要接纳每个游客的独特性

咨询师:嗯,会有一些人有好的素质,带动了城市的旅游经济,也会有有一些糟糕的游客,肆意糟蹋环境。

咨询师:是的,城市会完善管理,但不会特别在意具体某个游客,除非他杀人放火

来访者:面对糟蹋环境的我只好用灵修的需要安慰自己了

咨询师:可以加强警力,也可以加强卫生管理,这个看你对城市的要求

咨询师:比如新加坡就有鞭刑,属于对违反规则最严厉的城市——要么你别来,要么就守规矩

咨询师:但规则的背后,是需要一视同仁,严格执行的。你不能像一个忙乱的城主一样,到处灭火,到处亲自上阵

来访者:嗯,我好像更明白了,你的比喻太有画面感,这么易懂的栗子,我感觉情绪也不那么激烈了

咨询师:城市需要不断完善自我管理体系,而不是揪住一两个游客不放

来访者:对,我一直处于亲自严防死守的状态

咨询师:嗯,那样的城市没有活力。新加坡必须要美,才能跟鞭刑平衡。如果只有鞭刑没有美,那没有人要去

咨询师:第二关明白了,就进入第三关?

来访者:我觉得我的城市可以鸟语花香,有画面

来访者:第二关,明白了

来访者:我觉得可以进去胆战心惊的第三关了

咨询师:第三关有三个区域——1,你知道,别人不知道的区域。2,你不知道,别人也不知道的区域。3,你不知道,别人知道的区域。有点拗口,我来详细说一下。

咨询师:1,你知道,别人不知道的区域。大致就是你的过往经历,你对自己的认知和解读,这些部分你了解,但外人不了解

来访者:恩,我的脆弱层?

咨询师:你刚才说有人误判你的,大部分就集中在这个区域——他人对你不够了解,就下了判断。

来访者:对呢,就是这个感觉

咨询师:是否脆弱,不是重点。重点在于你清楚,别人不清楚。类似于有人说——这个城市怎么绿化这么少啊。但你自己清楚,财政不够,都用来扶贫了,站着说话不腰疼

来访者:恩

咨询师:这就是——你知道,别人不知道。当对方没有做详尽的了解,并且自以为是的评判时,你就会愤怒。

来访者:那么,我目前的机制就是这样的

咨询师:第二个区域:你不知道,别人也不知道。比如你的心理动机,反应机制,以及所有你还没有想明白的那些东西,别人也不知道,这时候会产生郁闷——别人说的有那么一点道理,但好像又不是!到底怎样?!好烦啊~

来访者:对对对,就是会经常遇到这个苦逼的时刻

咨询师:对于”好烦“的事,你也倾向于推开,除非有特定的人,你愿意邀请他一起去看看。但特定的人难以遇到

咨询师:这时候,就是”一起去探险“,相当于这个城市还有一些地下矿产,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开发

来访者:恩,想ting这样的人很难遇到

咨询师:所以,在这个情况下,落点是”对的人“。

来访者:这个人,我需要专门发通行证才可以

咨询师:嗯,没错,这就不是观光护照了,是”特别通行证“

来访者:我生活里有这样的朋友,我真开心,我也给她发了通行证

咨询师:那么第三个区域,就是”你不知道,别人知道“。比如我,就是一个对矿产很有研究的专家,你从国外请来,邀请我去勘探。我很专业,你放心地让我去随意勘探,等着我的报告

来访者:恩,我觉得太幸运了

咨询师:这就落在——“人家愿不愿意来”上面了

咨询师:你抢到了红包,我来了。就这样。

来访者:哈哈,我太高兴了

来访者:谢谢你

咨询师:勘探完了,我要收工了。:)

咨询师:一对一结束,不客气。���[]�6�S�E

赞(0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董瑞博客 » 心理咨询案例:怎样界定别人对自己的入侵?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董瑞:打造你的自动化营销系统

联系我们:15968901999微信(QQ):37724365